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周陽哪怕在得到九龍劍時都未必有如此激動,法寶只是外物,真正的修為還需要依靠自身的努力,而此時,周陽手中的玉料或許能夠決定未來一段時間內的成長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周陽臉色越來越蒼白,差不多過去五分鐘,周陽才不動聲色地將玉料放在一旁,暫時未將這塊玉料跟之前的混在一起購買,而是重新拿起一塊廢料放入堆中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長呼一口氣,為了剛才那塊玉料,周陽差不多耗費自身七層以上的靈力,經脈四肢傳來陣陣虛弱感。

    這時候,大家也都已經挑選好玉料,姜天銘挑選了五塊,郭善選了四塊,紀廣生沒好意思多挑,只選了兩塊,唯獨周陽挑了八塊,因為他打定主意,這幾塊自己花錢購買。

    其實他們幾個人都沒有什么經驗,屬于純粹的娛樂那種,所以不可能花姜天銘太多錢去賭石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,你已經挑了這么多啊。”姜天銘很是驚訝,即便周陽已經放慢挑選的速度,仍然比他們快很多。

    “呵呵,買的多漲的可能性就大些。”周陽只能無奈地解釋這么一句,異于常人也有自己的煩惱,凡事都要一再小心,不敢露出絲毫異樣,像剛才白小柔的事情已經給了周陽很大的警醒,在沒有能力完全保護自己之前,盡量不要做出驚世駭俗的舉動。

    有些事牽一發而動全身,萬一自己的秘密暴露出去,產生怎樣的后果,無人能夠預料,畢竟修真這種事情已經完全超越正常人的認知,況且周陽想要的只是追求新的生活,而不是與全世界為敵。

    最終,周陽也沒有肯姜天銘幫他一起付款,剛到手的十五萬支票重新交給商行,八塊玉料,總共花了兩萬三,,商行也未急著重新開支票,而是等周陽將玉料全開之后再結算。

    這家商行足足有四五位打磨師傅,同時幫周陽一行人開石都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原來已經散開的其他客人看到有人開石,漸漸再次聚攏起來,只要哪家商行開石,都會聚上不少人氣,有的時候為了吸引人,商行也會在生意淡的情況下自己開上幾塊博人眼球。

    周陽沒有過多關注自己的打磨情況,哪塊有哪塊沒有他心里一清二楚,而且都按自己想要的順序堆放在打磨師傅面前,第四塊以及最后一塊才是有玉的,其他都是廢料。

    四位師傅同時開石,在市場里絕對能夠吸引來一大批人,商行周圍瞬間響起陣陣切割機的摩擦聲。

    第一批四塊玉料幾乎同一時間被切開,粉霧散后,沒有一塊玉料出綠,周圍頓時響起陣陣嘆息。

    雖然沒有立刻出玉,姜天銘幾人仍然期待著打磨師傅的第二刀,只有周陽在心疼,為了打掩護,差不多白花了接近兩萬,要知道,雖然他曾經是個富家子弟,可后來的境遇另他舍不得浪費每一分錢。

    兩分鐘后,打磨師傅們紛紛開始切第二刀。

    “咦,快看,出綠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漲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是誰的玉料,走運了。”

    周陽詫異地望向紀廣生,因為在紀廣生面前的師傅手中,玉料的切割面已經出現一片綠霧,雖然面積不是很大,但確確實實是出玉的跡象。

    紀廣生滿目驚喜地望著玉料,自己純屬是為了不掃大家興而購買,從未想過這樣的大運會降臨自己。

    打磨師傅放棄切割,既然已經有了出玉的苗頭,接下來便是打磨,而周陽他們三人的第一塊玉料都已確定作廢。

    當紀廣生的那塊玉料打磨的同時,周陽他們已經開始切第二塊。

    仍然是刀起石落,第一刀依舊沒有看出帶玉的可能,數分鐘后,第二刀下去,還是沒有,打磨師傅兩刀下去基本上已經能夠確定是否能出玉。

    整整三刀切石,跟之前一樣,三人沒有一塊玉料出玉,而這時候,紀廣生的玉石已經徹底打磨出來,差不多有拳頭那么大,單從剔透的表面看來,這塊玉至少都是中品玉石。

    “恭喜老板,這塊玉肉中等品質,本商行愿意出價七萬收購,您的決定呢?”雖然不是中上品質,可能已小幾千博得大幾萬已經讓紀廣生欣喜不已,沒有人知道,他這些年有多緊迫,否則憑他武學世家的家境也不用出來做保鏢的工作,更何況還有一個相依為命的女兒。

    “愿意,我愿意出售。”即便姜家已經給他開出可觀的工資,可這樣的意外之財換做誰也會激動。

    一旁的姜天銘十分羨慕的看著紀廣生,幾萬塊錢對他來說跟毛毛雨沒啥區別,可有句話怎么說的,人逢喜事精神爽,他來這里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爽一爽,跟錢多少無關。

    “老紀,運氣不錯,恭喜你啊。”姜天銘也知道對方就是運氣好,當然,來這里賭石的絕大多數都是靠運氣,可沒有誰敢拍胸保證自己一定能夠出玉,即使有一些公認的賭石大師,那也只是相對于常人,贏漲的概率高一點點,不可能做到一言斷金。

    “姜先生,謝謝你,沒有你我也不會花錢賭石。”紀廣生說的倒是實話,他的情況并不比周陽好。

    只要開出玉,商行的銷售量都會隨著上漲,人群中羨慕的有,嫉妒的也有,更多的是看熱鬧。

    “你看上午那個cosplay,我就說他蒙的吧,連開兩個,一個都沒有。”人堆中發出一個另類的聲音,別人都在關注紀廣生出玉,竟然還有人在關注周陽。或許這就是虛榮心作怪,見不得別人好,當然上午周陽兩刀切石,確實嚇到了一些人,但更多的人會認為那肯定是運氣。

    周陽那邊三人連開兩石,均以失敗告終,紀廣生交易過后,也開始切第二塊。

    時間流逝中,這一輪的切石依舊沒有人出玉,包括紀廣生的第二塊。

    此時,姜天銘只剩下兩塊,郭善還有一塊,紀廣生已經全部切完,能夠切出一塊,紀廣生已是極大的滿足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