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白小柔忍住劇痛漸漸看清走近之人,忽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,只不過對方的裝扮未免也太...太....獨特了吧。

    沒人能夠看到毛巾后周陽的面色有多尷尬,他不是沒想過隱藏自己面容,經過一系列事情后,周陽做任何事情都比較謹慎,奈何匆忙之下沒有準備,只能從酒店隨便拿了條毛巾。

    而且原本他并沒打算露面,只想看看到底發生什么事情或者有高手之間的對決,要知道,周陽的實力在這個世界雖然強悍,但跟真正的武林高手還有本質區別,那些高手哪一個沒有拿手的成名技,而周陽靠的純粹是靈氣給身體帶來的改變,沒有任何套路武技可言。

    然而誰想到會遇見白小柔,所以情急之下,才用毛巾裹住臉,至少這樣不會讓別人知道自己是誰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誰?”閻山惱羞成怒,這時,周陽才大概看清楚對方的模樣,四方臉,鷹鉤鼻,典型的一副反派形象。

    話說,你是不是傻,這種情況我能告訴你我是誰?

    “咳咳,我是你不認識的人,只是看不慣你欺負一個小姑娘。”周陽實在不知道說啥,也沒有跟別人開打的想法,只是一時情急救下白小柔,再說,自己也不知道下一步需要做什么,哎,好心塞。

    “周陽,怎么是你!”忽然,身后傳來白小柔的驚呼聲,周陽聽后頓時眼前一黑,我特么,你特么,身份就這么被你曝光了?

    白小柔還沉浸在震驚中,雖然她知道周陽與眾不同,可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竟還是個化勁高人。

    化勁高人啊!整個華夏國也不到一百位!哪一個不是宗師模樣!而且這周陽似乎比自己還小上很多吧。

    “哼!我不管你是誰,少管閑事,否則休怪我不客氣!”閻山單手指向周陽,周陽瞬間感覺一股勁氣撲面,化勁實力舉手投足之間都能隨意釋放勁氣,但是僅憑勁氣就想傷到周陽卻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經過靈氣護體,勁氣也只是讓周陽面上的毛巾飄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閻山眼神一縮,剛才只是簡單的試探,對方竟然連身形都未動,實力可能不在自己之下,如果真的打起來,還說不定誰輸誰贏。

    閻山立刻轉身就走,周陽的出現徹底攪亂了閻山的打算,既然殺不了白小柔,又無十足把握擊殺周陽,武林上赫赫有名之輩哪一個不是智勇兼備,自己為的是財,不到生死攸關,誰也不會打沒把握的仗,況且這里又不是國內,就算自己在這里的消息透露出去,也未必會有多大危險,緬甸這個地方非常特殊,近百年來剿毒匪的次數數不勝數,可真正成功的又有幾次?

    當務之急,是先回去查探清楚,這個忽然出現叫周陽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如果是成名已久的化勁大師,自己不可能沒聽過。

    忽然,就在閻山轉身瞬間,汗毛瞬起,急忙一低頭。

    “咚”一聲悶響,只見,面前的樹干上直接被擦掉一大塊樹皮,看得閻山頭皮發麻,這要真偷襲成功還得了。

    “快...上啊....揍他啊!”白小柔在一邊氣喘吁吁道,似乎用盡最后一絲氣力,再也靠不住樹干,癱倒在地,直勾勾地望著周陽。

    尼妹,周陽頓時傻眼,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留下閻山,畢竟白小柔已經叫出自己身份,萬一閻山離開后誰能知道會發生什么,自己根本不了解這閻山跟白小柔之間的恩怨,貿然插入進去,風險實在太大了,最重要的是,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閻山對手!

    “豎子,欺人太甚。”閻山勃然大怒,從白小柔的出手,以為對方這是要不死不休的節奏,身形猛地一動,已經沖了過來,握掌成拳,攻向周陽面門。

    周陽沒有時間多想,化勁高手隨意一步都能奔出三五米,也就兩個呼吸的時間,閻山已到眼前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拳影越來越近,周陽感覺到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急劇流動,這可不比在南洲跟宗耀的打斗,稍不留神,可能就是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就見場內人影一觸即分,周陽迅速躲開,對方蓄力已久,自己完全沒有必要硬撼,耳邊的勁風擦得面皮生疼。

    戰斗中周陽忽然發現一個最根本的問題,對方能夠做到勁氣外放,自己也能靈氣外放,可勁氣的鋒利卻遠不是現在周陽的靈氣能夠比擬,只有在借用外物施以靈氣的情況下,才能超越勁氣的撕扯力。

    可在這種緊急的情況下,自己如何才能夠做到借用外物,時間上根本不允許。

    閻山見周陽躲過自己第一次攻擊,第二次攻擊瞬間而至,趁著周陽側對自己,散拳成爪,抓向周陽肩膀,閻山畢竟成名已久,經歷過的生死搏斗不計其數,任何一絲能夠給對方重創的機會都不會錯過。

    “撕拉。”周陽一個不留神,肩上的衣服被抓破一個大洞,幸好有靈氣護體,除了骨頭有些發麻以外,沒受皮肉之苦。

    周陽趕緊回神,殊不知在戰斗中走神是大忌,既然暫時找不到好辦法,就打,慢慢打,自己的身體力量并不比閻山差,總會找到破綻。

    兩人拳腳瞬間相撞了五六次。

    “嘭,嘭,嘭”聲浪一次高過一次,周圍的樹葉都被勁風帶得紛紛零落,凡是貼近兩人的樹葉均被震得粉碎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