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   “你今天犯了大忌!”

       “修行直指本心,你的心神根本沒有蛻變!”

       “生存不是比武演練,沒有規則,弱肉強食!想要登頂蒼穹,必踏尸骨無數!”

    周陽靜坐在酒店的沙發上,腦海里始終回響著阿怪說著的話,整個人還未從之前殺人的狀態回過神。

    阿怪知道周陽是個聰明人,很多事情并沒有點破。

    但修真界的規則跟地球相差實在太大,在這個世界,只要是個正常人對殺人都抱有絕對抗拒的心態,更何況新世紀的青年從小都會接受完美的教育,無論從倫理道德還是法律上都有著根深蒂固的敬畏。

    周陽就這樣靜坐著,一言不發,肩上的傷并不嚴重,經過靈氣滋潤幾次,已經開始結痂。

    白小柔也躺在周陽的臥室里,戰斗結束后打了個電話就徹底昏迷過去,周陽只好帶著她來到酒店,只不過兩人渾身血跡還是引起了酒店的關注,但出乎意料的是緬甸警察只是過來核實一下兩人身份就離開了,這其中到底發生怎樣的操作就不是周陽能夠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且從白小柔昏迷前的電話中,周陽明白自己擊殺的人竟然是在幫毒梟做事,不論從哪個角度看來,閻山都是該殺之人。

    阿怪也沒有過多的催促周陽,凡事都有個過程跟蛻變,在每個人的生活中,有人覺得買一套房子是眼前最大的事情,有人覺得結婚是大事,但阿怪認為現在周陽思想中,如何能夠突破殺人這個心里障礙是最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這過程中如果因為受到外界的影響而滋生出來的想法,皆不是本心,輕則境界不前,重則心生魔障,也就是修行中所說的心魔。

    周陽忽然感覺很累,自修行以來從來沒有感到如此疲憊,登頂蒼穹,尸骨無數,周陽沒有想過依靠別人的生命來鋪自己的大道之路,雖然閻山的確該死,但如果是別人將他除掉,周陽或許會拍手稱好,可落在自己身上,卻導致心神一片混亂。

    疲憊中的周陽閉上雙眼,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,此時已是凌晨四點,叢林中發生的事情并沒有引起多大關注,酒店中所有人幾乎都在休眠,若不是周陽這樣的修行之人很難感受到靈氣的紊亂波動。

    沉睡中的周陽,感覺自己就像大海中的一艘小片舟,任憑風吹浪打,飄搖不定,隨時都可能舟毀人亡,空中的烏云好似形成一個魔鬼正在咧開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而睡夢中的周陽跟現實中一樣,沒有任何動作,只是靜靜發呆,在他看不到的一處空間,另一個人形光圈懸空而立,時刻關注著夢境中的周陽,那是阿怪。

    瞬間,場面切換,周陽發現自己走在南洲的小巷里,眼前有一對男女,男的手持一把短刀,女的靠在墻邊,看情形像在搶劫,兩人似乎都看不到一旁的周陽,眼看短刀就要捅在女人身上,周陽仍然還在猶豫要不要出手,男人的頭頂忽然出現跟之前一樣魔鬼的笑容,只不過比上一個夢境更加凝實。

    刷,場景切換,銀行中,兩名匪徒劫持數人,保安已被打死在地,周陽默默站在柜臺邊,看著匪徒不斷將銀鈔抓起,那瘋狂的笑容就像夢魘般可怕,被劫持的人露出絕望的眼神,這就像一個封閉的空間,無人搭救,唯一的希望便是周陽,周陽數次想出手,可一想到閻山的死狀便又躊躇不前。

    刷,場景再次切換,夢境中的周陽并沒有感覺到任何異樣,這一次,他發現自己變成一名警察,正在追捕重犯,逃犯帶有槍械武器,已有幾名同事倒下,只剩下自己,最終的搏斗,周陽眼看就要擊殺逃犯,可在那一瞬間,周陽忽然手一頓,沒有下決心擊殺,眼睜睜開著逃犯離開,這時,逃犯的頭頂再次出現一個魔鬼的笑容,幾乎凝成實影。

    刷,刷,刷,刷

    接二連三出現不同的場景,不同的故事,但每一個故事的結局都一樣,周陽都沒有下定決心出手殺人,雖然那些人都是該殺之人,眼前魔鬼的笑容越來越多,已經無限接近實體化。

    最后,當場景切換到一處戰場,雖然周陽沒有真的經歷過戰場,但從遍地的尸體跟滿地硝煙不難看出此地正在經歷一場戰爭,周陽也是其中一員。

    對方戰士每一個都跟之前的魔鬼一樣,咧著笑容不斷沖殺,鮮血斷肢遍地都是。空中那只已經成型的大魔貪婪地看著地面。

    周圍的戰友一個接著一個倒下,沒有人主動殺向周陽,戰友們希翼的目光看著周陽,周陽的雙手欲抬又止,如果自己全力出手,或許早已結束一切,可夢境中的自己一直在想,為什么要殺人?為什么要戰爭?什么時候才是終點?

    “不殺,哪來的生存?”

    “不殺,哪來的寧靜?”

    “不殺,哪來的和平?”

    忽然,周陽的腦中接連閃過這三句疑問。

    是啊,不殺壞人,好人無法生存,不斬惡徒,城市無法寧靜,不經歷戰爭,世界無法和平,所以殺戮也有正反之分!

    正義的殺戮終點便是....和平!

    周陽雙眼瞬間明亮,長嘯一聲,那些魔鬼頓時猶如土雞瓦狗,不堪一擊,直到殺完最后一個魔鬼,空中的大魔極不甘心的掙扎消失,原本昏暗的天空頓時陽光照眼,彩云齊飛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