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   原定于今天早晨的飛機肯定是走不了了,緬甸到華夏每天有兩班飛機,但因為周陽這一耽擱,只能改為下午的班次回國。

       從頭到尾,姜天銘看周陽的目光都比較古怪,依他的觀察,那白小柔絕對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,他看人錯不了,而且對方處處透著神秘。

       關于周陽后來的解釋,他可是一個字都不信,當然這其中也有周陽不想解釋太詳細的原因,他總不能說昨晚殺人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床頭上只是簡單留下一個電話號碼,兩人之間互相都有太多秘密,然而心有靈犀的是白小柔沒問,周陽也不想多提。

       終于將姜天銘打發離開,周陽松了口氣,誤會就誤會吧,時間可以淡忘一切,回國后,或許白小柔跟自己便不再有任何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接近中午時分的曼托魯市場依舊火爆,人山人海,昨日因為周陽一行人連連出玉,又恰逢旅游旺季,所以那家商行生意特好。

       “出綠,出綠,出綠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漲!漲!漲!”

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又漲啦!”

       商行外圍著一圈又一圈人,里面也是簇擁了不少正在挑玉料。

       人群中,有一人鴨舌帽墨鏡搭配,趁著別人不注意來到玉料攤,看著散亂的玉料,一頓皺眉,這人便是周陽。

       昨天,因為碧璽的事情所以沒有及時將看中的那塊玉料帶走,回想起那塊玉料的感受,周陽現在仍然心驚不已,可過了一夜帶上午,也不知道那塊玉料有沒有被選走,至少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周陽只能無奈的重新查探,幸好看得人挺多,并沒有引起注意,大部分人的心思都放在開玉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足足挑選了半個多小時,幾乎翻遍大半堆玉料,仍然沒有找到,周陽不由心急,雙手同時運用靈力,不顧一切消耗迅速查探,主要是玉料之間外型相差都不大,昨日周陽為了不引起別人注意,又沒有做記號,所以才會如此麻煩。

      終于,當靈力消耗差不多一半的時候,周陽露出驚喜的表情,玉料還沒有被選走!

      不動聲色地將玉料拿起付款,然后離開,周陽早已決定,這塊玉料帶回國自己開,如果現場切割,指不定會出現多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   這一切,并不會給別人帶來疑惑,來這里賭石購玉,一些游客確實喜歡購買未打磨的玉料,有的是為了留個紀念,也有些是想私下打磨。

       周陽的出現跟離開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,機票定的是下午一點鐘,幸好有之前嚴大師的安排與震懾,這段時間內并沒有什么麻煩找來。

       下午四點,飛機準時降落在南洲機場,這次緬甸之行算是劃上一個圓滿的句號。

       坐在姜天銘的豪華房車上。

       “周兄弟,大恩不言謝,從今往后,你就是我姜天銘的兄弟。”姜天銘緊握著周陽的手,鄭重道,這次緬甸之行一波三折,若不是周陽相助,九龍劍的事情或許就已釀成大禍,后面也是因為他才得到碧璽,結識嚴大師。

       “姜大哥,叫我小陽吧,既然你認我這個朋友,我心領。”周陽單手放在胸前,雖然明知道對方認同自己有很部分是因為自己的實力,但這個世界不就是這樣嗎,窮在鬧市無人問,富在深山有遠親,要想得到別人的認可,首先自身要具備一定的優勢。

    “我剛讓我的助理給你轉來四千萬,你注意查收下,總不能自家兄弟吃虧不是。”姜天銘灑然一笑,輕捶了一下周陽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姜大哥,這太多了,嚴大師說的三千萬已經超過市值,真的不需要。”周陽完全沒有想到姜天銘會給他這筆巨款,就算按照嚴大師之前的估價加上出行的工資最多也就三千一百萬,怎么也用不了四千萬。

       “是兄弟就不用多說,對了,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?”姜天銘不想過多在金錢這個問題上討論。

       眼前周陽確實有太多事情需要處理,首先便是住處,有了這么一大筆錢,已經完全不需要租房,在好地段買一套都綽綽有余,其次是以后發展的方向,既然已經被學校開除,在修行的同時總需要找些事情做。

    雖然目前已有四千萬的資本,可誰也不知道修行的資源到底需求多大,當然除了這些還有很多很多煩碎的事情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